第1章 這不是拍戲

第1章 這不是拍戲

澄藍的天空,一輪紅日高懸其上,向著下方的萬物散發着熾熱的光芒。

一個獨自走在草原上的年輕人不覺停下了腳步,抬頭望望天空,又低頭看看眼前滿布雜草和沙石的道路,臉上的憂慮與不安之色是越發濃重了。

這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身上是最常見的運動T恤和運動褲,腳上登了一雙某品牌的運動鞋,背上背了一個半人多高的登山包。他模樣頗顯俊挺,尤其是一對長眉下的那對眼睛,閃爍著熠熠光輝,再加上那高挺的鼻樑,給人一種稜角分明的感覺。

這個年輕人叫陸縝,今年剛滿二十歲,是個在讀的大學生。他的父母乃是歷史和語文教師,這讓他從小就接受了遠超尋常同學的文化熏陶,連二十四史這樣的大部頭史書,也早在高中畢業之前就被他囫圇吞棗般地讀完了。

再加上一直以來沉重的課業負擔,讓陸縝一直都沒有好好地享受過青春生活。直到進了大學,隨着課業減少,再加上已長大成-人,他才有了自己做主的機會。於是這次便趁著暑假的時間,約上幾個同學好友來內蒙一帶遊玩。

本來一切都很是順利,陸縝不但領略到了與城市完全不同的廣闊風景,而且還學會了騎馬射箭等當地風俗。可沒想到,就在三天前,當他們一行幾個在嚮導的帶領下四處閑逛時,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雷暴和狂風打了個措手不及。

等那可怕的天氣終於結束,陸縝便很是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單獨一人置身在了空曠寂寥的草原之上。雖然周圍的一切看着都沒有太大的區別,但內心深處總有一種隱隱的不安地困擾着他。

現在,隨身攜帶的食物和飲水都要吃完了,而再次拿出手機,發現依然沒有任何信號之後,一絲恐懼已侵佔了陸縝的心頭。

之前他在手機或電腦新聞里可沒少看到某些驢友,尤其是大學生作死深入某處人跡罕至的地方,最終迷路困死其中的新聞。這些人里,多數會被及時趕到的救援隊伍營救出來,但也有極個別倒霉的就這麼徹底失蹤或是被人在多日後找到屍體。

而現在自己所處的環境看着就更像後者,在沒有任何手機信號的地方,陸縝真有些叫天不靈,叫地不應的無奈,他甚至開始後悔之前出來旅遊的這一決定了。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只有能在草原上碰到某些蒙古牧民了。以當地的好客風俗,自己一定可以在他們那裏吃上幾頓好的,然後再在對方的幫助下重新回到城市裏去。想着這些,陸縝就只覺著肚子一陣嘰咕亂叫,卻是更餓了。

但所余不多的麵包和餅乾可不敢隨便吃了,陸縝只能咬牙忍着,在喝了一口水后,繼續拔腿往前走。只是無論前後還是左右,這裏的景緻都沒有太大的差別,這都讓他生出自己是不是在原地兜圈的錯覺來了。

好在又行了一陣后,陸縝便看到了前方隱隱有一座小高坡,這讓他的精神陡然一振。如果能爬上那高坡,說不定在視野寬闊之下能找到人呢。他趕緊加快了腳步,希望能在天黑之前趕到地方。

這一路倒還順利,很快離著那高坡就不遠了。隨後,又一個讓他有些激動的事情也發生了,因為他聽到了前方有陣陣馬嘶人叫聲傳來。雖然這聲音委實有些大,似乎有好幾百人正從高坡的另一面靠過來,這與剛才附近一帶寂靜的情況很有些矛盾,但陸縝已顧不上太多了,他只想趕緊找人求助。

雖然那高坡有些陡峭,陸縝又已很是疲憊,但他還是奮力向上,靠着手裏握著的工兵鏟的支撐,掙扎著登上了那七八米的陡坡,隨即下面的場景便已一覽無餘!

「卧槽!」在看到底下的情況后,陸縝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嘆。

只見在離他兩三里之外的草原上,居然有上千人正在朝着前方趕着路,其中有一半騎在馬上,另一半則被繩索串拴著,踉蹌跌撞地向前趕着。當這些人一個腳步不穩跌倒在地時,那些馬上的傢伙就會有人猛然揮鞭,將人從地上驅趕起來,就跟趕牲口似地逼着他們繼續向前,不得停留。

而且,這些傢伙的穿着打扮也很是奇怪。騎在馬背上的那些傢伙只有少數穿着黯啞簡陋到了極點的皮製甲具,更多人只有麻衣蔽身,而且他們的頭髮都很長,有的又中間缺上一些,跟個禿頂似的。對歷史還算有些研究的陸縝細看之後,腦子裏就閃過了一個辭彙——髡髮,那是歷史上流傳下來的,不少草原游牧民族所流行的髮型樣式。

而跟在馬後的那些人,也都養著長發,有個別好些的,則把頭髮盤了起來,在上面插了支木簪,但他們的身上卻是一般不堪,除了極個別衣衫襤褸的,更多則是光着身子,甚至是赤了腳走在滿步沙石的道路之上。

看到這一切的陸縝都有些傻眼了,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人作如此打扮么?之前他所遇到的蒙族同胞一般生活里的穿着可與城市裏的人沒有太大區別了,也只有當搞什麼慶典活動時,他們才會穿回自己的民族服飾。可眼前這些人的裝束也實在太落後了些吧。

「難道他們是在拍什麼影視劇?」很快地,另一個念頭從陸縝的心裏閃了出來,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看着似乎和他所認知的古裝劇大有不同。

因為受到父母的熏陶,陸縝對歷史有着遠超同齡人的認識,這讓他看那些歷史題材的電視劇時就很容易挑出其中的各種問題了。那些從服飾到器具,再到對白都充滿了現代感的所謂歷史劇,實在讓他不忍卒睹。

在加上某些劇組為了省經費只用少數的群演來敷衍大場面的做法,歷史劇一向是粗製濫造的代名詞,也只有少數幾部作品能讓陸縝一家滿意了。

而眼下的這一場面,看着就很逼真了,一看就能聯想到這是蒙人,或是草原游牧民族侵犯漢人邊界打草谷后滿載而歸,搶掠人口的場景。如果以後的古裝歷史題材的影視劇都能做到這個程度,那陸縝倒會很感興趣了。

但隨即,另一個叫他感到困惑的問題也產生了——演員都在這兒了,那導演劇組,以及最關鍵的攝影機等拍攝器材都在哪兒?

坡下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一覽無餘,除了這一隊人馬外,周圍根本看不到其他人影,更別提攝影器材了。下意識地抬頭看了看天,陸縝也沒有發現上邊有航拍器的存在,這事情就實在太古怪了。

難道……一個瘋狂而恐懼的想法陡然從他的內心深處冒了出來,但又被他迅速否定:「這不可能,這不科學!」

就在這時,更驚人的一幕突然就出現在了陸縝面前——

跟着馬隊踉蹌前行的人群里,突然有人掙開了捆綁在自己身上的繩索,隨後一聲大叫,扭頭就往邊上奔去。顯然這位是要逃跑了。

在發生這一突然變故后,那些俘虜人群就是一陣騷亂,似乎隨時會有更多人跟着那人一起逃跑一般。

而身前的那些騎士在扭頭看到這一幕後,立刻就大聲呵斥了起來,繼而有人揚起了手中鞭子,狠狠地抽打了下去,直打得許多俘虜滿地打滾,還發出陣陣慘叫,這聲音就是隔了些距離都能清晰地傳入陸縝的眼中。

但這時候,他卻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到這些吃苦的人身上,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更叫他心驚的場面——兩名騎士在那人逃出幾米遠后,已迅速從馬側取過了弓箭——那是兩張很是簡陋粗糙的木弓——而後,沒有任何的猶豫,拉弦、瞄準、放手一氣呵成,兩支利箭化作兩道虛影便跨過那一段距離,猛地沒入了逃亡者的後背。

一聲臨死前的凄厲慘叫聲頓時響起,蓋過了俘虜們的叫聲,清晰地傳入陸縝的耳朵,讓他整個人都猛打了個激靈。

雖然隔了段距離,但他依然能夠清晰地做出判斷,那箭射入後背的一幕不是假的,那個中箭后只掙扎了兩下便不再動彈的逃亡者是真的死了!

真的死了!這根本就不是拍戲,而是真正的殺戮!

這個念頭一起,陸縝就只覺著一股寒氣從尾椎直衝入脊梁骨,讓他整個人在這炎炎夏日都感受到了徹骨的寒意:「怎……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就在陸縝滿心驚恐時,一個更讓他害怕的事情發生了——坡下的那些騎士已突然轉過頭來,正好盯在了愣愣站在坡頂俯瞰著這一切的陸縝——他已暴露了自己的藏身所在。

沒有任何猶豫,就有兩名騎士摘下了弓箭,隨即瞄了過來。就在陸縝覺察到情況不妙,欲要閃避時,兩支利箭已帶着呼呼的尖嘯,一前一後,朝着他的身上射來。

只眨眼間,箭已來到跟前,它們所帶起的氣勁都讓陸縝感到了一陣刺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盛世大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盛世大明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這不是拍戲

%